小岚

迷雾漫起的时候,阙兮突然想起自己或许是吸过烟的。

不是在兮兮打完架的中学后巷寻找一切可能留下她的信息的烟头,

不是在浓浓白烟中寻找那一星半点的空色娱乐场所,

不是在红灯区的吸烟场所找到缩成一团晕过去的麻烦精,​

只是吸烟。

把烟草点燃后将烟嘴放入口中,然后用气压原理使烟气进入。

第一次可能是在那个做着生意的女人半哄半骗加上小女孩的怂恿,​唇齿靠近了烟嘴,然后一吸——苦的——烟气进入,然后呛到。

狼狈的把烟气悉数咳出​,苦味还残留在舌尖无法消除。

难受。

也可能是在某次深夜,他想。

和无数深夜一样,习惯了失望后便觉得没什么了,只是绝望的感觉日夜强烈。

可能是自己也记错了,点燃了一簇火。

说不定自己才是错的那一个,靠近烟头。

根本不存在吧,待另一个火源也亮起后便甩了甩手。​

那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嘴靠近了烟。

坐在​夜凝成的椅子上,让苦味在味蕾弥漫。

晃动的红色小点照不亮多大地方,只是盯久了便让人感到周遭一切都在无止境的放大。

已经要被逼的喘不过气了。

​把烟掐掉丢在一边,一切恢复正常。

嘶——​

或许,并不是这里。

小孩吸了一口烟,美眉眼弯弯的凑过来。

红唇轻启,一点烟雾溢出。

温软的触感。​

双唇被轻轻舔舐了一下,烟雾被渡了进来。

猩红的小蛇攀上玫瑰花瓣,理智渐渐消失。

​一个沉溺其中的吻。

或许

自己本没有吸过烟

夭兮也未曾出现。​

煙花基礎稿

煙花

目前暂定,伊泺,三叽/夭仔,阙儿子

他说,要带我看烟花。

​我一生都生活在这里,从未出去过。他便偷偷溜出去,带些外面的玩意儿滚回来再挨顿打给我。

他说,烟花很美丽。​

“那是什么”

“一束火苗夙的一下窜入天空,然后绽放出一朵花”

“很好看吗”

“嗯,转瞬即逝的美呢”

“外面的人都很喜欢吗。。。我不太明白”

他把浆果抛上空中后用一粒石子砸中

​然后被罚洗衣服了

他找来铁匠为我表演打铁,火红的铁水映照着他的面庞

“烟花,是这样的吗?”

“比这还要美丽呢,在天上,五颜六色的。”

他说下一次会为我带一只手花玩。

他回来了

右半边胳膊被齐齐切下,身上血腥味很重。

手花被折断了

他的手抚上我的头,笑着说下一次会为我带回一箱烟花。

我知道他破破烂烂的衣服下还有伤口,我知道他熨的体贴的礼服下伤痕遍布

谁也没有提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在那不久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出去了。

谁也没有回来​

我独自一人坐在厅堂内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知道他们都去了哪里,我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回来,我知道。。。​

我假装他们都还在

他食言了​

檸檬糖

刀子是糖果做成的,蜂蜜里混着玻璃渣。

夭兮想这一定是个恶作剧。​

巧克力里的银针从瀑布装置上落下,肚子里装满软糖的小熊即将被开膛剖腹,死去的人灵魂在冰块里翻滚,

柠檬被塞进嘴里被迫嚼烂。​

不好受,她说。

把苦味的果皮咬开,然后酸涩的汁水流入喉咙,

悄悄把梗藏在指甲缝里。

舌头搅拌,唾液分泌,牙齿咀嚼,喉咙吞咽。​

自欺欺人的想到,“这是糖。”​

oc基礎世界觀

天空与大地,海洋与陸地。

我曾经是谁,我现又为谁。

———————————————————————————

​这个世界是一粒种子,随着时间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果子被剖开腐烂,然后成为另一个世界。

如此往复,生生不息。

新的世界在诞生,旧的在瓦解崩塌。

过了末日后的废土,远征的骑士不会再回来,隐居的白骨被细细埋下,完成了荣耀与复仇的圣女​魔族……

已经没有什么会再需要它了​。

它消失了。​

它的一部分去了新世界,成为了那里故事发生的契机。

另一部分成为了远古的文明,等待去探索。​

剩下的……便如旧世界那刹那的巅峰,空空荡荡。​

最近的摸魚

oc老闆設自我介紹

现在,请推开这扇厚重,或许很薄的——这一切都取决于你内心的防线——木门,推不开?敲一下试试?或许……问一下你自己到底想不想对它敞开心扉。

☆——————————————————​——————☆

“嗯?来客人了?”

趴在桌子上懒散的伸了一个懒腰,揉了揉眼睛。

“饿了吧,吃点什么?除了西红柿炒鸡蛋和红烧兔子头……哦或许说是所有的需要兔子做食材做的饭菜不卖以外​,这里什么都有”

少女清醒了一点,抹了一把口水开始打扫桌面​

“​啊,是第一次来吧。本店概不赊账啊我事先说好,我还是个可怜的穷酸学生就不要欺负我啦——”

☆————————————————————————​☆

​我的职业是独一无二的

这份职业只有我一个人

但是在某一天,一切都改变了

我的妹妹,她失踪了。

连着我这份职业的“能力“,也一并消失了

从那以后,我身边的人,或多或少的都开始慢慢的淡忘了她

​现在,只有我还记得她了

还有一张泛黄的照片

D.,这是这个世界留下她最后的痕迹​,她名字的缩写,我老妈子叫人的习惯。

她的名字是——

☆————————————————————————☆​

“真不知道该吃什么啊?蛋炒饭吃不,这份不收钱。”

说着转身走向了后厨

“小葱大葱葱青葱白​大段小花加不加蒜偏咸偏淡吃硬吃软要不要小锅巴?”

火焰映照在眼中

​“嗯?人傻了吗?……算了”

☆————————————————————————☆

达兮,她的名字叫达兮。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这是我们三个名字的由来。​

我是被老妈子捡回来的,但好笑的是我的亲生母亲就是她

达兮是被我捡回来的,她亲妈是老妈子的玩的好的姐姐​

夭阙兮​是达兮捡回来的,他爹是老妈子的第一个男友。算是初恋

够离谱吧,​

再讲点其他的事

D.是我的第一任,下一任是我的现任小阙。

​小阙是被他爹的弟弟养大的,而那个人是被达兮她妈包养着的

……好乱​

☆————————————————————————☆

“哎呦久等了久等了来了来了赶快趁热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碗中的米饭粒均匀的裹着鸡蛋液,葱被煎的微微发着金黄。​

“困了的话……对面黄泉客寨要看一下吗?​啊,可能有点难找,但是就在街對面哦。”

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一把扇子扇了扇

“对了,进店前记得好好看一下​那段话,如果出事了我可是不会负责任的”

和上扇子伸了个懒腰

“他隔壁的茶馆老板和小二都很——可——怕——​哦——,啊哈好困,我继续睡一会呼~有事了再叫醒我。”

说着又趴在收银台睡下了,桌子上被玻璃压着一张泛黄褪色的照片

☆————————————————————————☆

对了

我的名字是


夭兮​


☆————————————————————————☆

寻人启事

重金寻一白色短发女子,在此附上照片。

耳朵上左右各三个​耳洞

如有线索,请来此店寻找老板娘

☆————————————————————————☆

夭兮,女,十七岁,身高不到一米五五,常年小高跟

浅蓝与白色渐变的长发,垂下的白色兔耳藏在里面

但是收到了惊吓会竖起来

身体不算太好

记忆混乱

目前算是穷逼一个​

对对街的茶馆老板有一种本能的恐惧(强行加上)​

過於害怕的時候會鉆到鍋里躲著

五月二十七日

达成不了的心愿

无法履行的承诺

败了又开的桃花,和去年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四月十八

很久以前我還是有一個妹妹的

多久以前?唔——這個我倒是記不太清了,不過至少在我十二歲以前她都一直在我身邊的。


別瞎猜我的年齡,你猜不到的。


在那個女人覺得我能夠離開她活下去之後——我說的是她覺得,先生。不要試圖从我再三斟酌的用詞里猜出什麼不切實際的東西。那個女人總是會喜歡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的。


啊,來客人了。先等一會吧你,要實在閑的沒事幫我把碗洗了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