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岚

五月二十七日

就好像是衹要完成了祂的目的了就好,我們終究都衹是棋子。

這是祂的一場博弈,祂必須贏,祂需要不擇手段的利用我們取得勝利。

我們只需要守著棋子的本分就好了

五月二十七日,五月二十八日。

高塔上的星星,鏈接著兔子

兔子蹲在橋上,守望著鑰匙

我為拿到鑰匙,抹去了兔子


桥梁随着兔子,一起消失殆尽

我从桥上坠落,只听暗潮汹涌

海水冰凉刺骨,只得子宫安稳

五月三十日

我突然觉得

“我爱你”这三个字从我的嘴里说出来太过于廉价了

于是我把它刻在了我的小指上

用戒指圈住

五月一日淩晨兩點十分

童年留給我的傷疤

長大後被用刀剜下

褐紅色的液體劉滿了全身

假裝那傷疤不曾存在

五月四日

深夜的救護車鳴笛

月光染了鮮血照著玫瑰

“我愛你”這三個字被含在嘴中細細嚼碎

五月四日

深夜的一通電話驚擾了碎星

被夢魘攬入懷中親親安撫著

塌著晨曦而來斬斷暗無黑夜

五月四日

拎著白色紗裙攏了攏卷髮

撫平紅嫁衣褶皺青絲繞指

十字架与三拜堂也能長久

五月五日

拎起小裙子轉圈,在你的前方奔跑著。伸出舌尖輕輕的舔舐冰淇淋,另一隻手攏著髮絲。在深夜的星光下被你攏在懷褃親親安撫著。你的微笑永遠都只對著我

五月五日

一拜天地,我們的相遇是命中註定

二拜高堂,我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夫妻對拜,沒人能比我們更加相配

五月五日

最難望見是陰陽兩隔

最難猜透是外愚內智

最難達成是稱心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