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岚

迷雾漫起的时候,阙兮突然想起自己或许是吸过烟的。

不是在兮兮打完架的中学后巷寻找一切可能留下她的信息的烟头,

不是在浓浓白烟中寻找那一星半点的空色娱乐场所,

不是在红灯区的吸烟场所找到缩成一团晕过去的麻烦精,​

只是吸烟。

把烟草点燃后将烟嘴放入口中,然后用气压原理使烟气进入。

第一次可能是在那个做着生意的女人半哄半骗加上小女孩的怂恿,​唇齿靠近了烟嘴,然后一吸——苦的——烟气进入,然后呛到。

狼狈的把烟气悉数咳出​,苦味还残留在舌尖无法消除。

难受。

也可能是在某次深夜,他想。

和无数深夜一样,习惯了失望后便觉得没什么了,只是绝望的感觉日夜强烈。

可能是自己也记错了,点燃了一簇火。

说不定自己才是错的那一个,靠近烟头。

根本不存在吧,待另一个火源也亮起后便甩了甩手。​

那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嘴靠近了烟。

坐在​夜凝成的椅子上,让苦味在味蕾弥漫。

晃动的红色小点照不亮多大地方,只是盯久了便让人感到周遭一切都在无止境的放大。

已经要被逼的喘不过气了。

​把烟掐掉丢在一边,一切恢复正常。

嘶——​

或许,并不是这里。

小孩吸了一口烟,美眉眼弯弯的凑过来。

红唇轻启,一点烟雾溢出。

温软的触感。​

双唇被轻轻舔舐了一下,烟雾被渡了进来。

猩红的小蛇攀上玫瑰花瓣,理智渐渐消失。

​一个沉溺其中的吻。

或许

自己本没有吸过烟

夭兮也未曾出现。​

*道歉,我说是给我老婆的你***信吗

别管是给谁的,不出意外的话当对方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

愿你长命百岁,荣华富贵。


很抱歉因为我的一己私利为您造成了这么大的困扰,但是我已经没有办法陪你一起走下去了。

你曾告诉我月亮是假象,现在看来事实如此。

你对我说过很多,但是现在已经开始被我慢慢遗忘了。

对不起

我翻阅我们热恋时期所写下的日记,试图回忆起一些什么

却总是徒劳

我的一些技能也开始慢慢离我而去

我开始无法分辨出我身后的人是谁,除了你以外其他人的声音,上楼的脚步声是不是你的……

我很无奈,这一切像是鱼缸里的水,怎么也抓不住,又惊扰了缸里的鱼

我记得我们在烟花下接吻

在喧嚣中拥抱彼此

在花前月下对饮小酌

我们……我们明明有很多过去的

但是,伴随着一些事情的发生,我发现这些只是我的臆想

比如,你的死亡。

我呆立在墓碑前我翻阅我们热恋时期所写下的日记,试图回忆起一些什么

却总是徒劳

我的一些技能也开始慢慢离我而去

我开始无法分辨出我身后的人是谁,除了你以外其他人的声音,上楼的脚步声是不是你的……

我很无奈,这一切像是鱼缸里的水,怎么也抓不住,又惊扰了缸里的鱼

我记得我们在烟花下接吻

在喧嚣中拥抱彼此

在花前月下对饮小酌

我们……我们明明有很多过去的

但是,伴随着一些事情的发生,我发现这些只是我的臆想

比如,你的死亡。

我呆立在墓碑前

明明它只是一块石头而已,却就这么清楚明白的像世界宣告了你的死亡

只是一块石头而已

我们的曾经过去,我们的未来……

都过去了

我试图这样告诉自己

放心,我很好

一切安好

愿今夜星辰伴你入梦

迫害提問的回答

死亡啊。。。死亡是什麼呢?


消散的话,别人代替我活下去呢?


这个问题我一年前回答过一次,那这次再回答一边也无妨。毕竟心已做了转变。

在此之前先喝一口茶润润嗓子


如果您有观察过我的话,那就一定会发现我写的每一篇半像不像情书的东西被递情书的对象都是默认死亡状态(端茶杯笑)然后“我”,将会代替她活下去。


即使对方脑死亡后被遗忘了,我也会牺牲自己的存在印记去换她的继续“活着”,因此她短时间内并不会消散(微笑)。


她找到了她的归宿,她没有因此消散。不是挺好的吗?双赢呢。


至于我死后?谁关心呢。


我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啦——无论这个世界发生什么都与我无关啦——(摆手)我只是一个可怜被闹铃吵醒后的小孩子啦——(歪头笑)


如果您对这个回答不满意的话,欢迎在今天深夜等我安睡之后再次投递。


至于回答是故事还是另一个回答,亦或是稍微正经一点的被拼凑起来的文字。。。

煙花基礎稿

煙花

目前暂定,伊泺,三叽/夭仔,阙儿子

他说,要带我看烟花。

​我一生都生活在这里,从未出去过。他便偷偷溜出去,带些外面的玩意儿滚回来再挨顿打给我。

他说,烟花很美丽。​

“那是什么”

“一束火苗夙的一下窜入天空,然后绽放出一朵花”

“很好看吗”

“嗯,转瞬即逝的美呢”

“外面的人都很喜欢吗。。。我不太明白”

他把浆果抛上空中后用一粒石子砸中

​然后被罚洗衣服了

他找来铁匠为我表演打铁,火红的铁水映照着他的面庞

“烟花,是这样的吗?”

“比这还要美丽呢,在天上,五颜六色的。”

他说下一次会为我带一只手花玩。

他回来了

右半边胳膊被齐齐切下,身上血腥味很重。

手花被折断了

他的手抚上我的头,笑着说下一次会为我带回一箱烟花。

我知道他破破烂烂的衣服下还有伤口,我知道他熨的体贴的礼服下伤痕遍布

谁也没有提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在那不久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出去了。

谁也没有回来​

我独自一人坐在厅堂内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知道他们都去了哪里,我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回来,我知道。。。​

我假装他们都还在

他食言了​

檸檬糖

刀子是糖果做成的,蜂蜜里混着玻璃渣。

夭兮想这一定是个恶作剧。​

巧克力里的银针从瀑布装置上落下,肚子里装满软糖的小熊即将被开膛剖腹,死去的人灵魂在冰块里翻滚,

柠檬被塞进嘴里被迫嚼烂。​

不好受,她说。

把苦味的果皮咬开,然后酸涩的汁水流入喉咙,

悄悄把梗藏在指甲缝里。

舌头搅拌,唾液分泌,牙齿咀嚼,喉咙吞咽。​

自欺欺人的想到,“这是糖。”​

oc基礎世界觀

天空与大地,海洋与陸地。

我曾经是谁,我现又为谁。

———————————————————————————

​这个世界是一粒种子,随着时间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果子被剖开腐烂,然后成为另一个世界。

如此往复,生生不息。

新的世界在诞生,旧的在瓦解崩塌。

过了末日后的废土,远征的骑士不会再回来,隐居的白骨被细细埋下,完成了荣耀与复仇的圣女​魔族……

已经没有什么会再需要它了​。

它消失了。​

它的一部分去了新世界,成为了那里故事发生的契机。

另一部分成为了远古的文明,等待去探索。​

剩下的……便如旧世界那刹那的巅峰,空空荡荡。​

給黎音的一個漂亮提問

一隻擁有玫瑰的蝴蝶


會依賴贈予它玫瑰的那個人嗎


在見過更多的玫瑰之後


還會記得最初的那支嗎


夜安,我最亲爱的小姐。

轻轻的为您附上一支玫瑰

轻抿一口桌上的清茶,茗香悠悠

请问您进来可安好?之前发生的一些烦心事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何必在意一些蛆虫蝼蚁的话呢?我说是吧,掩唇輕笑了一下

将茶杯端正放回桌子上,抬頭望月

如还有烦心事,不如和吾聊聊?

另一只手摸起扇子把玩了起来

不过在那之前,还请允许我多在叨扰一会儿了


“今晚月色真美”


《棺中玫瑰》

我心爱的女孩死了

她静静的躺在我的面前

葬礼。。。也说不上是朴素还是奢侈,简单中透露着昂贵吧。

我抱着一大捧红玫瑰出现在了她的葬礼上。

那是她生前,我还没来得及送给她的表白。

火红的玫瑰在素白的花里显得十分扎眼。

她向来喜欢红色,暗红色,黑色。洁白而又淡雅的花实在是配不上她。

玫瑰也不合适。

我突然想着是不是该送山茶花,开到荼靡的火红花瓣一定会很适合她的。

可是没机会了。

我抱着她的黑白遗像静静的坐在她的棺材​旁边,认真思考“死”是什么。

第二天白昼照样升起​

我在她常去的拉面馆里点了两份拉面,一份是她喜欢吃的,另一份是我的。

低头把自己的那份吃完了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的那份动都没有动过的拉面。

结账时被贴心的服务员递了纸巾。​

我哭了,对,没错,我哭了。

你已经不在了啊

突然之间想抽烟了

以前的这个时候都是他摸出来一颗糖塞进我的嘴巴里,不过现在也不重要了。

已经没人能够管我了

没有人会再问我有没有好好吃饭,没有人会再问我有没有乖乖吃饭,没有人会再问我昨天晚上又做了什么噩梦,然后将我轻轻安抚。

都不重要了

我依靠在楼顶锈蚀的铁栏杆上​,风很大,大到快要把人吹走。

或许我就这样随她而去好了。

但这不是她所期望的。​

她希望我好好活着

或者

记住她对我说的那句“我爱你”

​人的情绪总是飘忽不定的,对吧。

感情也是会变质的。

再美好的东西在心底藏匿久了之后也会漂亮的腐烂掉。

​我换掉了我那套钟爱的衣裳,取而代之的是你的服饰。

​换掉了发型。

或许哪一天我走到了某条散发着血腥味的小巷前就突然哭了起来了呢?

无所谓了

我在试图掩盖你已经不在了的事实,​我将那些证据抹掉,然后我冠冕堂皇的站了上去。

“看啊,她还活着”

​我今天吃了你最喜欢的拉面,你看见了吗?

我今天喝了你最喜欢的汽水,你看见了吗?

我今天和你的对家打了一架,我一挑n,扮演你也算是合格了吧

我今天。。。我今天杀掉了那个曾经猥亵过你的老师​

如果你还在的话,请给我回应。

————​

痴人说梦

​腐烂的果实卡在我吞下药物的喉咙里发酵。

酸涩的苦液顺着食管流下落入胃袋

它开始抽搐,它被点燃。

霉菌爬上了我的口腔,附着在我松动的牙齿上。

我吞下钥匙,我紧闭双唇。

我被迫接受着这一切

我站在你的墓碑前,捧着一箱迟来的山茶花

如果你还在的话。。。你会喜欢吗?

或许这都不重要了,至少过了今晚都不重要了。

只要我还深刻的记得我爱你,这就够了。

我爱你

“我”爱“你”。

———————————————————————————

写下她时,或许你尸骨已寒。

不过,今晚月色真美

风也温柔​

我死而无憾。


依旧还爱着你的

L.​

五月三十號八點

梦中的蓝花


梦中的我无处寻觅

        娇嫩的蓝花盛开于废墟之上

中心世界放着的培养皿

        坚韧的蓝花被移植其中

的确如此,蓝花在不见天日的黑暗中吸引着蝴蝶

        旺盛的蓝花开时枯萎

蓝色的干花,蓝色的蝴蝶标本,蓝色的鲸落

        梦中的蓝花无人问津

花,凋落了

五月二十九日(第n次暴食)

将事物塞进嘴里,然后咀嚼咽下

不可以吐出来

必须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