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岚

我的心脏,我的胃袋,我的子宫,我的胰脏

我清楚的感觉到疼痛,那是我存在的证明。

我的疼痛因你而起,那是你永不消散的证据

我的心脏,我的胃袋,我的子宫,我的胰脏

我清楚的感觉到疼痛,那是我存在的证明。

我的疼痛因你而起,那是你永不消散的证据

六月四日

有人曾说我的爱意太过于泥泞坦白,仿佛生在角落里的黄花叶子,阴暗的让人一目了然

但也生的蓬勃

晓色将至


我看见我的手上有一个小小的伤口,金鱼不断的从里面游出来

鼓着眼睛的金鱼嘴巴一张一合的在说些什么

「我们都是水的孩子」

然后以一种极为诡异的姿势向远方游去

硕大的大脑暴露在外的金鱼仰着头,雪白的地方沐浴着阳光

「我们渴望飞翔」

蓝色的飞鱼将我的伤口撕扯到更大

鳍上染了红色

「拥有翅膀」

蓝色的天空带着我的夕阳游远了

红色的小鱼亲了亲我的眼角

「于是从高空坠落海底」

我盯着自己的伤口

「坠落到你的眼泪里去」

伤口

伤口里有金鱼游出来

“为什么不是鸟呢?”

「因为你从未渴望过飞行(因为你将会坠落)」

現實与夢

我知道这一切是一场梦

即使是梦也足以杀死我​

在梦里

你是无往不战的神

而我是​您最忠诚的一把刀

​我问

这场战争之后你还会需要我吗

你答

一把可有可无的刀

和你有什么关系

梦中惊醒

你站在我的床边

梦中惊醒

我已分不清梦与现实​

上古稿子

我站在懸崖邊上

腳尖嚮後發力

雙臂張開

我就要飛起來了


我親愛的孩子

你為何如此

我嚮往解脫

​你缺將我們一一贖囬


在起飛的那一刹

你冰涼的手指觸上了我的脊樑

我墜入深淵


我的孩子

我祝你升入天堂​

永生不死​

摯愛(自愛)

我爱我自己

你愛的,是誰?

哦,我亲爱的神,是我自己

你自己,是誰?​

现在和您说话的这位

是誰?

无病无灾,四季平安。

是誰?

终有人爱,终年积雪。

是誰?

坠入深渊,尸骨无存。

是誰?

……

是您​

迷雾漫起的时候,阙兮突然想起自己或许是吸过烟的。

不是在兮兮打完架的中学后巷寻找一切可能留下她的信息的烟头,

不是在浓浓白烟中寻找那一星半点的空色娱乐场所,

不是在红灯区的吸烟场所找到缩成一团晕过去的麻烦精,​

只是吸烟。

把烟草点燃后将烟嘴放入口中,然后用气压原理使烟气进入。

第一次可能是在那个做着生意的女人半哄半骗加上小女孩的怂恿,​唇齿靠近了烟嘴,然后一吸——苦的——烟气进入,然后呛到。

狼狈的把烟气悉数咳出​,苦味还残留在舌尖无法消除。

难受。

也可能是在某次深夜,他想。

和无数深夜一样,习惯了失望后便觉得没什么了,只是绝望的感觉日夜强烈。

可能是自己也记错了,点燃了一簇火。

说不定自己才是错的那一个,靠近烟头。

根本不存在吧,待另一个火源也亮起后便甩了甩手。​

那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嘴靠近了烟。

坐在​夜凝成的椅子上,让苦味在味蕾弥漫。

晃动的红色小点照不亮多大地方,只是盯久了便让人感到周遭一切都在无止境的放大。

已经要被逼的喘不过气了。

​把烟掐掉丢在一边,一切恢复正常。

嘶——​

或许,并不是这里。

小孩吸了一口烟,美眉眼弯弯的凑过来。

红唇轻启,一点烟雾溢出。

温软的触感。​

双唇被轻轻舔舐了一下,烟雾被渡了进来。

猩红的小蛇攀上玫瑰花瓣,理智渐渐消失。

​一个沉溺其中的吻。

或许

自己本没有吸过烟

夭兮也未曾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