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岚

六月五日

那些夜里总是带着人骑着机车去出逃


然后再天亮之前赶回来


出逃,去郊区,去麦田,去看水稻,去在油菜花田里编织花环戴在头上

去看海,去和人一起坠入深渊

六月五日

我的灵魂脱离了躯壳,飘飘荡荡的升上了天空


长风将我的灵魂切成碎片,于是它飘荡到云里做了一个安稳香甜的梦



六月七日

我的乌鸦它来找我了,渡鸦它翅膀蓝紫色流年拂过

我的狐狸它来找我了,火狐它尾巴水红色扰乱风絮

红色金鱼从伤口游出,张合的嘴亲吻我眼角的泪珠

六月四日

有人曾说我的爱意太过于泥泞坦白,仿佛生在角落里的黄花叶子,阴暗的让人一目了然

但也生的蓬勃

我自认为我是个滥情诗人

晓色将至


我看见我的手上有一个小小的伤口,金鱼不断的从里面游出来

鼓着眼睛的金鱼嘴巴一张一合的在说些什么

「我们都是水的孩子」

然后以一种极为诡异的姿势向远方游去

硕大的大脑暴露在外的金鱼仰着头,雪白的地方沐浴着阳光

「我们渴望飞翔」

蓝色的飞鱼将我的伤口撕扯到更大

鳍上染了红色

「拥有翅膀」

蓝色的天空带着我的夕阳游远了

红色的小鱼亲了亲我的眼角

「于是从高空坠落海底」

我盯着自己的伤口

「坠落到你的眼泪里去」

伤口

伤口里有金鱼游出来

“为什么不是鸟呢?”

「因为你从未渴望过飞行(因为你将会坠落)」

現實与夢

我知道这一切是一场梦

即使是梦也足以杀死我​

在梦里

你是无往不战的神

而我是​您最忠诚的一把刀

​我问

这场战争之后你还会需要我吗

你答

一把可有可无的刀

和你有什么关系

梦中惊醒

你站在我的床边

梦中惊醒

我已分不清梦与现实​

上古稿子

我站在懸崖邊上

腳尖嚮後發力

雙臂張開

我就要飛起來了


我親愛的孩子

你為何如此

我嚮往解脫

​你缺將我們一一贖囬


在起飛的那一刹

你冰涼的手指觸上了我的脊樑

我墜入深淵


我的孩子

我祝你升入天堂​

永生不死​